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自找的荒唐

来源:佳木斯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伦理小说

  离自己几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已经走过好多了。到哪都是匆匆的过客,除了自己的相册和自己短暂的记忆还能证明我的确来过这些地方,的确踏踏实实的踩过这一方土地,哦,不,原本土地已经被灰色的混凝土、黑色的沥青掩盖。放眼望去,眼前一片迷茫,没有了想象中的心旷神怡,更没有了彻体通畅的快感,有的只是茫茫的粘稠的扯不开散不去的雾霾。像和一群烟鬼待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一样,茫茫烟雾缭绕,却又没有逃离的路。

  在这环境中,对原本就是以一个异乡人的客来说,更加的压抑,没有了明确的方向感。就像一只小鸡被带到了一片广袤的草地上,这原本是好的,但在落地的那一刻,只能收紧自己的翅膀,好像要防御外来的不确定伤害一样,好久才渐渐的放松下来。

  原本准备北上到黑土地上找以前要好的朋友一起领略东北凌冽的寒风和晶莹的雪景的。但计划老是赶不上变化,当天四点商量好接下来几天去什么地方玩,五点他就接到通知,第二天下午要去北京出差,还推不掉。准备好退票下一次再去的,想想票已经买了,岂有退票之理,果断当夜北上去了。

  注定会有遗憾的,但我还是选择了去一趟。趁着除了车窗外忽闪而过的茫茫夜色,玻璃上的水珠随着时间的推移凝固成了冰珠。田野间清爽的夜色褪去,列车进入了市区。

  一下车,好哥们已经等在那了。寒暄了一路。吃过午饭,外地刚到的我送走了本地的他。留下我不能孤单的留在这陌生的城市,只能去找以前的女同学,现在的她还在学校未回家。好几天我们全待在一起,好像变成,用路上阿姨的话说就是“专程来找小女生的吧,不用找借口啦!”我也只能委婉的笑笑,不做徒劳的解释。

  没有疯玩的爽快,更没有酣畅淋漓的交心说话,开怀的喝酒。该玩的玩了,但还是感觉缺点什么,心中总有不爽,不开怀,不尽兴。哦,对,应该是源于没有思想的交流,更不要说擦出不论同异火花。临走,没有什么事的女生,没有送我出校门,更不用说车站。送的人是一个男生,不认识,还不是她男朋友,我就尴尬了,说了半天不用送,可男生还是要去。没办法,无言出了校门。

  凌冽的寒风中,我来了,还以为会用一腔激情玩遍这一片寒冷的雪花。担着找女朋友名义,荒唐的在寒风冻红了我的脸。

  拜拜!

西安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西安癫痫病正规医院武威儿童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