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我的母亲(散文)_2

    清晨,当太阳刚刚爬上远处低矮的山脊,东方便火一样地开始燃烧。蓝盈盈的天空荡漾着红亮的云朵,加上雨后的湿润,一股无比明媚而惬意的感觉漫上心头。秋花的花期绵长,虽然没有春花芬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念起,心欢喜(散文)_1

    初识香香是在流年社团风来水榭论坛的家谱里,香香的网名是“红袖留香”,香香是我们流年人对她的昵称。“红袖留香”是一个诗意的名字。于是,我想象名字背后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女子,而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读书(散文)

    一少时爱读书,不求甚解,古今中外,小说,诗歌、散文,什么都读,囫囵吞枣。孔子说,“古之读书为己,今之读书为人。”原因是古人读书是为自己修身养性,提升道德,而现在人读书是为了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爱】不如我先转身(散文)

    “敲门吧!”媒人催促我了。我的脚步迟迟没有移动,我在挣扎着,来都来了,该不该有此举动?白色的楼层,白色的房间,白色的护士,一切都是白色。我的眼前也禁不住晃动起他惨白的脸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二胡·月夜·命运(征文·散文)

    一个瞎子,一把二胡,一轮明月,一池泉水,孕育或者说组合成了一首琴曲——《二泉映月》,如泣如诉,缥缈玄幽,征服了享誉全球的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他屈膝于地,泪流满面地说:此曲只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青春】吃水的变迁(散文)

    俗话说:“吃水不忘打井人。”在七十年代,别说农民吃粮,就是吃水也是个大问题,我们全村二十多户人家,一百三十多口人,仅仅只有两口井,到底井是啥时候打的,反正也没人过问,据说有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情长路更长(散文)

    【一】两天前接到县作协的通知,19号上午九点去县里参加敬孝征文大赛颁奖会。老公是不愿意让我去的,只要是涉及我参加作协会议的事情他就没有支持过,可我坚持要去,我的犟劲一上来了,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深夜的声音(散文)

    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的一丁点声响,往往能够使人产生一些遐思。如我,此时便是听着窗外的蛩鸣、狗吠、猫叫春,打下了这些文字。——题记(一)蛩鸣这位在每个深夜叫喊的“先生”或“小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流云】那些年,那些猫_1

    摘要:再后来那猫就生了小猫,记得那是个早晨,一共生了四只,全家人都挺兴奋,大呼小叫的。母猫毕竟头一次生育没经验,压死了两只,还剩下一只黄白花和一只黑白花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轻舞】十里槠溪时光里,春风更比路人忙

    上乘富饶福地,宜居宜业宜游,美丽的上饶变化太快,天翻地覆,日新月异,常变常新,特别是创国卫工作如火如荼,如果十天半个月没出门走动,估计就要...[阅读全文]